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首页 > 铁路新闻 > 铁路一线

“临时妈妈”的牵挂

2016-08-30 09:29:41来源:用户投稿作者:铁路乘客

通讯员刘真珍赵星雯本报记者付世坤

“您好,请问是渝北区救助站吗?我是重庆火车站的工作人员。我想请问一下,我们8月19日送来的小朋友今天乖不乖呀?”8月22日下午,重庆站客运值班干部张洁又一次给渝北区救助站打去了电话。

“今天他的父母已经把他接走了,请放心吧1听到这句话,张洁如释重负,因为她终于可以放下那份担忧。在她的心里,牵挂孩子已如牵挂自己的家人一样。

8月18日19时49分,由上海南开往重庆北的K74次列车缓缓驶入重庆北站南广场二站台,客运值班员姚蓝在列车中部等待列车长下车办理交接。只见列车长匆匆下车,身后跟着一名乘警,乘警怀里抱着一名2岁左右的小孩。经了解,孩子随同他婆婆从彭水上车,上车不久,婆婆借口上厕所,请旁边的旅客帮忙照看一下,可眼看车都要到终点站了,孩子的婆婆却一直没有回来。照看孩子的旅客只能将孩子交给乘警,乘警通知了列车长,车长在列车上启动了广播寻人,依然一无所获。到达重庆北站后,车长编制了客运记录移交车站处理。

姚蓝心疼地抱着孩子,立即通知广播室在全站范围内广播寻人,希望能找到孩子的家人。自己抱着孩子在站台上从火车的第一节车厢走到最后一节车厢,再从最后一节车厢走到第一节车厢,仔细检查每节车厢里还有没有滞留的旅客。最终,还是没有找到小孩的亲人,只得将孩子抱到了值班室。

张洁是车间当天的值班干部,刚巧看到了这个可怜的孩子。孩子的身上很脏,甚至发臭,眼睛里满是无助和惊恐,一直哭个不停。从孩子的举动和神情判断,孩子的发育水平稍慢于正常同龄儿童,看似2岁年纪,还不能行走。

看着这么多陌生的面孔,孩子哭得更凶了,好几个已是妈妈的客运员试图去抱他,可孩子都不愿意。“让我来试一试吧1张洁向孩子伸出了双手,奇迹发生了,孩子霎时止住了哭声,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阿姨,竟然还伸出了肉嘟嘟的小手。

“何燕,你去母婴候车室找其他旅客借一些干净的小孩衣服和尿不湿,我们先帮他洗个澡、换身衣服;姚蓝,你去超市买点牛奶和面包,等孩子洗完澡让他吃点东西;汤兰,你马上联系救助站确定时间,孩子洗完澡吃饱之后,我们一起送去救助站。”张洁将后续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。

不管是洗澡、穿衣、喂奶,孩子都固执地只要张洁一个人,张洁还没当过妈妈,更没照顾过孩子,一时间手忙脚乱。幸有其他“妈妈”的现场指导,她才顺利地将孩子处理妥当。

“张洁,刚和渝北区救助站联系好了,现在可以马上送孩子过去。”23时30分,值班站长汤兰带来好消息。原本应该高兴的,可张洁竟那么不舍,她紧紧地把孩子抱在怀里,泪湿了眼眶。

来到救助站,张洁小心翼翼地将孩子交到工作人员手中,并连珠炮似地发问:“你们这里吃住条件怎么样?会有专门的人照顾孩子吗?如果他的父母还是没有来认领他,他会去哪儿?”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微笑着说:“放心吧,我们会按照工作程序妥善安置孩子的。”听着工作人员一席话,张洁终于放开了牵着孩子的手,正欲转身离去,可孩子竟挥舞着小手,望着张洁大哭。

从孩子离开后,张洁几乎每天都打电话到救助站关心孩子过得好不好,一直牵挂着他。“今天晚上我请你们去吃自助餐吧,祝贺‘我的孩子’终于回家啦1张洁欣喜若狂,立马邀约办公室同事和她一起分享这份喜悦。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。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立场。

铁路资讯

铁路风景